三P淫戏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妈妈终於被冲洗干净,芭乐与铁龟一左一右的抬着妈禡到阿雄面前,虽然妈妈脸上与奶头还可见瘀肿的痕迹,但相较之前,已是好太多了。毕竟是自己搞出来的,阿雄望着芭乐与铁龟,摇了头,叹了口气「把她带到房间去!让她重新划好妆」然后又对着妈妈「性奴!画漂亮点,知 道吗?」没想到妈妈此时却挣脱站到地上,对着阿雄说道「性奴?你别痴心妄想的想再羞辱我,反正我的贞洁已被你们夺去,你们干脆把我杀了,别想我会乖乖的任凭你们继续奸淫我!」阿雄起初被妈妈的反应吓的楞住,但不一会就回过神「哈哈哈!看来催情膏药的效力已经过了,怎么?醒 过来了吗?忘记了吗?你本来就是性奴,你不但自己承认,还哀求我用力干你…这些都有录影带为证,要不要看一下啊?」妈妈此时也不甘示弱的回道「录影带!你还敢说,那就下你们迷奸我的证据,你们别想拿走, 别想拿那个恐吓我,逼我就范!告诉你,要不杀了我,要不就快滚,你们这帮没人性的流氓」阿雄继续狂笑道「是吗?我怎么舍得杀你,我还没玩够呢,杀你,我是不会的,不过有一个人我是会杀的!」说着,阿雄就走到我房间,把被全身捆绑不能动弹的我拖了出来,并且拿出刀子架在我的 脖子上「就是这个人,我要杀也是杀这个龟蛋,谁叫他妈不听话,不乖乖让我们操呢?」妈妈一见到我,立刻急了「我知道,你们的目标是我,不关大帝的事,快把他放了」阿雄道「放了?我就不是头坏去说,没有了他,还有什么干你的乐趣」说着,阿雄就把刀在我的手臂上一划,鲜血立 刻涌了出来,妈妈见此种情况,当场就慌的跪了下来「你们不要乱来!别杀我儿子!…我会乖乖听话!我是性奴!我现在就回房间化妆,你们要我做什。我就做什么,你们快把大帝放了,我求求你们,拜託了!」阿雄不理妈妈的哀求「放!待会再说,我可以不杀这龟蛋,但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如果你能让大爷我满意,我会考虑的」 妈妈本还想走到我身边,看一下伤口,可是见阿雄立刻把刀又架在我脖子上,妈妈担忧的叫了声「小心!别…」接着以满是疼爱眼神的望了我一下后,一咬牙的扭头走回房间。妈妈妈坐在抬前,本想随便把自己胡乱涂抹一通,可是怕因此激怒阿雄,对我不利,才学着平日的模样,仔细的 化起妆来,还唯恐阿雄不高兴,特地化了眼影、眉线、腮红,而且也选了鲜红色的唇膏,整个人因为浓妆,显的艳丽异常。妈妈化妆花了时,不耐阿雄久等,进到房间,看看妈妈化好妆的样子,看得眼睛都直了「美人就是美人,真他妈的美呆了,天生丽质难自弃,过来!先让老子亲一口!看 你是不是真的会乖乖听话?」妈妈迟疑了一下,顾虑到我的安全,一咬牙,站起身走到阿雄面前。阿雄本来急色的想一把将妈搂进怀里亲个够,但他却决定忍住「不会主动过来亲啊,看你这骚样,外面一堆等着要,是不是要我去找他们?」妈妈本来还想反驳,可是一想到我,就叹了口气,把 脸凑近主动亲吻阿雄,阿雄则是借机,和妈妈好好打了场舌战,把妈妈亲了个够,只是一场吻下来,妈妈好不容易化好的妆,却因此掉了一大半,阿雄看了看「美人果然什么都是香的,连嘴亲起来,都和外面叫的妓女不一样,只是他妈的!真没趣,一亲就掉,不是有那种擦不掉的口红吗?给 我重新化过,干~」而妈妈也只能重新坐回梳妆前,把妆擦掉后,重新再划一次。阿雄一直静静的站在后方,透过镜子反射,死盯着镜中的妈妈。终於等妈妈化好妆,阿雄指着放在床上枕头边一套鹅黄色的内衣裤、一双肤色裤袜、一件藏青色窄裙、一件丝质金色细肩带圆领无袖背心衫「把这 些给我穿上!」妈妈满脸疑惑的问道「我们要出去吗?你们要带我去那里?」阿雄冷笑了一声「出去?去那里?只是想看你穿的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这样干起来也比较有意思!快点,不要在那边萝嗦!」 妈妈听了阿雄的话,更是不解,尤其是这件衣服都是她最喜欢的款式,除了正或较重的场合,平日很舍不得穿,因此说道「反正等会还是会被你们给剥光,干什么要这么麻烦,既然怎么样都会被强奸,最后的结果都一样,就不要穿穿脱脱的,而且你们都是用撕扯的,好好衣服被你们弄的 跟破布一样,要不,我就只穿丝袜,免得糟蹋了好好的衣服,不要浪费了…好不好?」阿雄听了,微怒的骂道「你这浪骚货!懂个屁啊!你就这么想快点被干吗?告诉你,女人最诱人的时候,就是化好妆、穿的漂漂亮亮的,不是吗?这样才会勾引男人去看,女人不就是为了给男人看,才打扮 的吗?而男人最爽的时候,不是鸡巴插入小逼的那一刻,或是射精的时候,而是把女人衣服给扯下,用力把鸡巴顶进骚逼前的那一刻,光是用想的,就他妈爽的快爆了~不要再废话一堆,快点穿啦!要不然,你这么不喜欢穿衣服,老子就这让你永远光着身子,把你拖到大街上给大家,真他妈 的贱,让你穿衣服,还理由一堆!」妈妈本来想分辩,但看阿雄已经生气了,怕真的会让她光着身子裸体上街,叹了一口气,就慢慢的把衣服穿上。看到妈妈穿好衣服的样子,阿雄不停的搓揉自己的鸡巴,还不停夸赞「美!真的很美!干!怎么会美成这样!操!待会干起来一定会很爽!」接 着又命令妈妈「还不快点过来,让老子抱一下,你是死人呐?你看老子这样,很爽是不是?」妈妈这才慢慢的莲步轻移,走到阿雄面前,阿雄忍不住把脸凑上去,用力的把妈妈全身上下、前前后后,吻了一遍,还趴下身,把头钻进妈妈的裙底,又吸闻个够,才爬起来,一边「爽、真香、真他 的爽~」边侧着抱起妈妈走出,到鞋柜,阿雄妈妈放下来,指着地上一双黑色亮漆皮,滚着金边,鞋头还有一个金、银色亮皮交织编成的蝴蝶结,而鞋跟也是金色的高跟鞋「穿上!」妈妈本来还想问穿鞋作什么,但是想起阿雄之前干强奸她的时候,玩弄她高跟鞋的痴样,显然有严重的恋物癖 ,因此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叹了口气想道“看来这双漂亮的鞋子要报销了!”并默默的穿上高跟鞋。 妈妈美,穿什么都好看,虽然这些衣服鞋子也都挺好看,可是搭配在一起,却不怎么出色,我心想,阿雄的审美眼光还可以,但搭配衣服却逊毙了。仅管如此,阿雄仍是看的猛吞口水,还一付猪哥样的直夸「美!美!直美!美人!快过来!快」而妈妈毕竟是女人,仅管明知贞节被阿雄所 夺,而且阿雄等会还要继续强奸她,可是听别人夸赞美,妈妈仍是很开心,甚至贝齿轻启的露出微微笑意。而妈妈这一笑,却让阿雄误以为是妈妈被干的很爽,加上被他的真情感动,因此更温柔的呼「过来呀!美人!我真的爱死你了,真美,快过来让我抱包,让我好好疼你,来…快过来」可 是阿雄乡言番话却让妈妈感到轻挑无比,立刻清醒过来,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是强暴自己,伤害她宝贝儿子生命的恶煞,因此厌恶的收起笑靥,摆出先前的冷漠表情。 妈妈突然的转变,初时让阿雄一楞,但随即冷笑了二声,大声斥喝「干!你他妈的还当自己是圣女吗?浪货,要不是放刚才你被干的样子给你看啊,他妈的!淫水差点就成土石流,说着,拿出刚刚穿的肉色丝袜,看,连袜子到现在都还是湿的」说着就把丝袜放到鼻尖用力一吸「要不要也 闻闻看,上面还有浓浓的骚味!干!贱逼!已经被我们三个操过了,还在那边庄贞洁,是不是骚逼被操的不够,要不要我去把兄弟都叫来,来个大锅炒,一起来尝尝你的骚味啊?」妈妈想到自已贞洁就是被这个人夺去,现在还这样被他这样羞辱糟蹋,泪水不禁难过的流了下来。看到妈妈的 样子,阿雄更火了「哭丧啊!等我把你那龟蛋儿子宰了,你再哭还来的及,说着就拿刀作势要杀我,妈妈看到阿雄又要杀我,边跪倒在地的干阿雄爬过来,边喊着「别…别伤害大帝」阿雄看妈妈一脸惊恐的爬过来「真他的犯贱!对你好一点,还真把自己当宝,把屁股对着我,腿打直,翘高起 来!」妈妈照着做,可是因为穿着高跟鞋,而且上半身弯着趴在地上,因此屁股不由自主的左右摇摆起来,阿雄的一脚用力踢向妈妈翘高屁股,只听妈妈「啊~」的叫了一声,整个人就向前扑,还顺势往前滑了几步,阿雄接着骂了声「贱~」只见妈妈不等阿雄命令,又赶紧起身爬到阿雄脚边 「求~求你了~你要对我怎样都可以,要…要干我,我也会…也会乖乖接受,只求你把大帝给放了,我都~我都听你的,随你处置」阿雄道「真的吗?母狗?叫声老公来听听,要好听点,听的顺耳,我就不讨大帝麻烦!」妈妈本来开口要叫,看到全身被捆绑,倒在地上的我「大帝在这里,我 叫不出来,你们先把他放了,我马上叫!」阿雄又更大声的怒骂到「干!你这浪货,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说着,又一脚踢向妈妈的胸前,并且走到我身旁,再度拿出刀子「你闲这龟蛋在这里碍事,那就让我把他杀了,就不会麻烦了!」听见阿雄要杀我,被阿雄踢的疼痛难当的妈妈,忍着 痛站起身,向我冲了过来,扑倒在我身上,「不要~没关系,我叫,我叫啊~亲老公,好老公,棒老公!你们不要伤害大帝!呜呜呜~你们要我怎样都可以~呜,只要你不要伤害大帝…呜呜呜,接着,妈妈就爱怜的抚摸着我的头「我的宝贝,妈一切都是为了你呀,只要你好好的,妈无所谓, 呜呜呜~」 阿雄冷笑了几声「没想到你这浪货居然这么伟大,这么疼爱这龟蛋,没关系,等我们玩够了,我会把你送给他,让他好好孝顺、报答你喔!」说着,就迳自走到沙发边坐下「现在,就看你怎么表现了?如果让我满意,我就不动那龟蛋!」妈妈还舍不得离开我,仍不停来回抚摸这我的脸, 阿雄不耐烦「还不快滚过来,是不是想先让龟蛋干你?」妈妈一听,才赶忙把我扶坐起来「待会不要看,妈会受不了的…」就一咬牙的跪下,爬到阿雄的脚边「老…老…老公!亲…亲…亲老公,母狗来了,请…请…请老公…」接着,就羞红了脸,再也说不下去。阿雄接着说到「请老公怎样啊 ?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没关系,你主动点,你提的要求,我会考虑的!主动点?让我看看你骚起来是个什么模样?」妈妈想起阿雄刚才一直想抱她,因此站起身,把已举起来的裙子拉好,准备坐到阿雄的腿上,可是这时阿雄却沉着声「这就是你的态度吗?」妈妈想了想,发觉阿雄可 能是想看她主动把裙子撩起的样子,迟疑了一下,慢慢的把裙子往上拉,露出里面被丝袜、内裤包裹的阴户,并侧着身子,坐到阿雄腿上,并将青葱般的纤纤玉手,环抱着阿雄的脖子,柔声的说道「老…老…老公,这样…这样可以吗?」而正把脸埋到妈妈胸前用力吸闻妈妈香味,一只手不停 顺着屁股来回抚摸,一只手则隔着丝袜、内裤,搓揉妈妈阴户的阿雄,根本没时间理会。这样了好一会,阿雄才抬起头,凑着嘴看着妈妈,妈妈迟疑了一会,就扶下头主动亲吻阿雄,还将香舌伸出给阿雄吸吮。而阿雄的手并没空闲,他先把妈妈两只穿着高跟鞋的脚,抬放到沙发上,接着一只 手开始搓揉妈妈的胸部,一只手则半脱下高跟鞋,玩着妈妈穿着丝袜的美足、脚指,直到嘴巴开始有点酸麻,阿雄才离开妈妈的香唇,并意犹未尽,伸着舌头舔拭着嘴巴,还把刚刚玩弄妈妈美的手,放在鼻子用力吸闻着,直说「香,真香~」而妈妈此时的嘴唇四周,也是湿湿的,留着阿雄亲 吻口水的痕迹。 看着妈妈羞红脸低下头的样子,阿雄阴笑着道「你刚刚说什么,太小声了,我没注意,是请老公怎样?」妈妈想了一会,抬起头,把脸凑上前,想靠在阿雄的耳边说,但阿雄狡滑的趁妈妈把脸凑上的时候,突然转过正好「滋~」的一声,吻到妈妈的。然后说道「哦~是请老公吻你吗?可 是刚刚吻的不够吗?还是你主动凑过来的?我吻的两嘴都麻了!到底是要请什么,干么呀?你不大声点,我怎么听的到?」阿雄边说,边暗暗把妈妈的高跟鞋穿上,然后把妈妈的腿弯起来,把小腿抬起放到鼻前吸闻起来,然后又把高跟鞋整个脱下,用力吸闻高跟鞋内,妈妈残留的脚香味 ,等妈妈开口道「请~」阿雄就开始舔吸妈妈的脚底,还不时轻咬着妈妈秀丽的脚指,并把一只手伸向大腿根处,隔着丝袜搓揉妈妈的阴户,还一直用大姆指用力的着妈妈的阴核。而妈妈不耐骚痒,话更是说不清楚了「请~啊啊~嗯~请~嗯哼~请~啊~老~嗯~老公~啊~啊啊~请~享~ 啊~老公~用~啊啊~嗯~老公~嗯~享~啊~随便~嗯…啊~老公~随~啊~怎样~都可~?~啊啊~嗯~啊~老~啊~啊~嗯~」妈妈终於禁不起挑弄,淫水从丝袜骚逼处冒了出来,阿雄用另一只手沾起淫水,凑到妈妈眼前「看,骚水都流出来了,好多呐?说你浪货你还不服?这就是你 发骚、发浪的证据!」说着,把手指放进嘴里吸吮「有浓浓的香骚味,你要不要自己吃吃看?」可是妈妈此时已陷入意乱情迷,只是一直「嗯哼~嗯~啊~」的呻吟浪叫,根本无法回答。 阿雄终於玩够妈妈的美腿、阴户,两只手用力把妈妈的头转向他,又再狠狠的亲吻妈妈的香唇,吸吮妈妈的舌头,才一把将妈妈推下身。所幸妈妈手还环抱着阿雄的脖子,才没有跌倒。阿雄扶着妈妈的腋下,站了起来,并把妈妈着他脖子的手拌开放掉,妈妈身子虚弱无力的一直左右晃动 ,连眼睛都不开,呼吸也变得沉重。看着妈妈的样子,阿雄颇为满意自己的挑逗「看你发骚的样,还真是他妈的淫荡呀!看来这次连催情药都可以省了!」说着,一只手伸向妈妈,突然「刷~」的一声,妈妈上身穿的丝质金色细肩带圆领无袖背心衫给扯到腰际,露出里面鹅黄色的蕾丝花纹奶 罩。阿雄又凑上脸,一手搂着妈妈的细腰,把头埋进妈妈的乳沟吸闻了几下,并又再用力吻了妈妈后,才把妈妈放开「我说,男人最爽的时候,就时把女人衣服给撤下的时候」边一手抵着妈妈的身体,一手伸手抓住妈妈奶罩前面,两个罩杯的接合处,然后用力往外一扯,罩杯后方的扣子应声 崩开,顺着妈妈的手,划离妈妈的身体,到了阿雄手中。阿雄同样把奶罩用力吸闻了几遍,然后把奶罩丢在地上,接着把两只手抓向妈妈还在不停晃动的大奶子,搓揉起来「真是大啊!标准的大奶子一族,而且虽然玩了好几遍,都还是一样这么挺,这么柔软,待会一定要和你打个奶泡,要不 ,还真是浪费!」 接下来,阿雄把目标准移到腰部「干!这衣服怎么撕不开,我就不相信!」说着再度拿刀子从前面的领口中间,割开一条裂缝「告诉你,衣服对女人来,是用来穿给男人看的,可是对我们男人来,就是用来撕的!」说着,两手往旁边用力一扯,果直立时断开,阿雄这次没有闻,真接就把 衣服丢甩在地上,然后同样用刀子在裙摆处割开一条裂缝,用力一扯,裙子也马上开了一个大叉,但并未断开。阿雄就让妈妈这样穿着,然后说道「若隐若现的最诱人了!」而妈妈在阿雄用力扯他上衣的时候,一阵吃痛,也醒了过来,她知道,阿雄让她穿衣服,目的就是为了现在扯烂这些衣 服的乐趣,好像这些衣服会妨碍他,跟他有仇似的,因此始终冷冷的看着阿雄的动作,即便在强扯脱她奶罩时,让她又再次感到疼痛,可是妈妈也只是皱了一下眉,坚持不喊出声,她不愿在这个时候,再增加阿雄有淫虐她的快感,毕竟这些都是她平常极为喜爱的衣服。而看到妈妈面无表情的 冷漠模样,阿雄并不在意「喂!浪货!刚刚很爽嘛,看你很陶醉!来,学那些模特儿走台步,转个圈来瞧瞧,让我评鉴一下成果!」妈妈不理会阿雄的嘲讽,依着指示在阿雄前来回走了两遍后,站到阿雄面前,又左右各转了一圈,就同样直挺挺的面对阿雄站着。阿雄皱起眉头「好像不怎么 ,没什么快感,反而挺碍事的,干!看来这这骚逼不配穿裙子,你把它脱掉,再走一遍让我看看!」妈妈依然冷冷的把裙子后方的拉链拉开,解开腰部的扣子后,裙子就「刷~」的掉落到妈妈的脚下,妈妈抬起起把裙子踢向一边,开始走起台步,当妈妈再冷冷站在阿雄面前时,阿雄显然对妈 妈半裸穿着丝袜与高跟鞋的样子颇为满意的频频点头道「浪货就是浪货!看来还是这个样子最适合你!」 看着妈妈冷冷的站着,阿雄似乎另有盘算,他一边慢慢坐回沙发,边说道「没关系,你现在的态度我喜欢,千万别改变,要不然待会干你时,就很没趣了。记得,待会千万别又爽的不停浪叫,如果你能不叫出来,我一定把这卷录影带送你,让你拿到警局做告我强奸你的证据,记得啊,千 万别叫啊!现在先过来给我吹萧,让我看一下下技术有没有比较进步!记得用心点啊!如果弄的我爽就没事,否则小心龟蛋的小命!」妈妈被迫,一咬牙的再跪了下来,爬到阿雄的脚边,将十只纤纤玉指指扶着阿雄的男根,开始舔吮龟头。妈妈温暖的香唇,似乎让阿雄很舒,每当妈妈将龟头 唅进嘴中时,阿雄都会发出「哦~」的声音,虽然妈妈依然是面无表情,但她舔的很专心,还伸出香舌,一遍遍的舔着阿雄的睾丸、阴茎,然再回到龟头。而阿雄被舔的终於也不住了,弯着耳,两只手不停搓揉妈妈的大奶子,这样玩了快十分钟。阿雄突然喊住妈妈「站起来!」接着把手伸向 妈妈的阴户,搓揉,发觉妈妈下面有点湿湿的,阿雄冷笑了一声「还是有感觉的嘛!」说着,就起身倒在地上,让妈妈和他呈六九式的跪坐在他身上,并要妈妈继续为他口交。而阿雄看着妈妈的大屁股正面对着他,还配合妈妈舔吮鸡巴的动作,左右摇摆着,甚是好看,也开始揉妈妈的丝袜 美臀。 过了一会,阿雄用两手抓着妈妈丝袜裤缝,用力向两边撕扯,只听见「嗤~嗤~」声音,包裹妈妈美臀的丝袜,就破了一个大洞,露出妈妈的鹅黄色内裤。阿雄用力吸闻内裤味道,边直喊「香!香!没想到连屁股也这么香,真他妈的诱人呐!」接着,阿雄把内裤的底边拨到一旁,露出里 面饱满的阴户,阿雄搓揉几下,就开始舔食起来,而妈妈也被舔的有了感觉,唅着阿雄鸡巴「嗯~嗯哼~嗯嗯~」的呻吟着。接着,阿雄又用两跟手指把阴唇拌开,伸出舌头「滋~滋滋~」的舔吮妈妈的小逼,还开始玩弄妈妈的小菊花。每当阿雄将沾弄小逼流出的淫水的手指,戳弄妈妈的屁 眼时,妈妈的身子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让阿雄暗暗快定“等你舔够了,老子就为这小屁眼开苞,看来,这个洞应该还没被搞过,美人,你总算有一个地方是完全属於我的,我一定会用我的大鸡巴好好侍候你的小菊花,抽插这里,那种紧实感一定会很过瘾”这时,阿雄又注意到妈妈的美 丽高跟鞋,因为妈妈跪着,高跟鞋与妈妈的美脚呈「ㄑ」的半脱半穿样子,阿雄把一只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放在鼻子处用力吸闻、舔吮,接着阿注突发奇想,用高跟鞋的鞋跟,插弄妈妈小逼,妈妈小逼受到异物插入,妈妈居然主动的上下套弄起来,还更大声的「啊喔~嗯~啊~啊啊~」的浪 叫起来。阿雄的鸡巴在妈妈专心的舔吮,与玩弄高跟鞋的刺激下,愈来愈硬,阿雄趁妈妈再次将阴茎唅入口中的机会,用力一顶,妈妈的冷不及防,鸡巴真顶到喉咙深处,妈妈吃呛,咳着从阿雄身上摔向一旁,而阿雄一手还拿着妈妈的高跟鞋,一边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已被妈妈舔的坚硬无比 ,上面还因为妈妈口水,发出闪闪光泽。 阿雄抬起妈妈丝袜美脚,把高跟鞋重新穿上,将两只脚都架在肩上,就以倒浇蜡烛的姿势,开始抽插妈妈的小逼。干了一百多下,妈妈已是淫水四溢,连屁眼处都是小河窜流。阿雄拔出鸡巴,拉着妈妈的头发「干!站起来,弯下身,把屁股翘起来!」妈妈吃痛,乖乖的爬起,照着阿雄的 指示,把丰满美臀对着阿雄高高翘起,阿雄从后方抓起妈妈的两只莲藕般的玉手拉直,并将龟头对准妈妈的屁眼,妈妈此时发觉阿雄的意图,连忙大喊「不~不是~不是那里~不~」话还没说完,阿雄的龟头已经用力顶进妈妈的屁眼里。龟头被妈妈的小屁眼紧紧夹,阿雄爽的真喊「喔~爽啊 ~真他妈的紧,你的骚逼已经被那个在国外的乌龟抢先开苞,好在还有这里留给我!爽~真是很紧,爽的我真他妈的爽~」阿雄边说,边又将继续努力将鸡巴插的更深入,而阿雄一下下的的慢慢抽插,妈妈也痛的不停哭喊「别~痛~啊~动~啊~痛~出去~痛~啊啊~别~别动~啊啊~呜~ 痛~」可是无奈,妈妈的两只手被阿雄拌向后方抓着,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雄就进样慢慢加快速度的抽插。可能是被妈妈的屁眼夹的太舒服,这次的屁眼开苞,阿雄虽然同样无法将整根大鸡巴完全插入,但只抽插了一百多下,阿雄就「哦~哦哦~哦~」的把精液射入妈妈的屁眼里。阿雄放 开妈的手,把妈妈推倒在地,然后一边直喊「爽!真他妈的爽~」一边一屁股的坐回沙发喘着气休息。 这时,阿雄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芭乐与铁龟一付跃跃欲试的模样「你们也想吧!没关系,换你们上,看是要先洗再干,还是要直接来,随便你们,可是别在打打杀杀的,这骚娘们娇弱,经不起你们恶搞,要不,就在这里玩好了,记得搞完了,像刚刚一样把她给我洗干净,再带来见我!」铁 龟一听到阿雄的话,立刻抢先冲到倒在地上,以手摸着疼痛屁眼的妈妈身边,抬起拌开妈妈的两只丝袜美,以手扶着二只美腿,二话不说,就一下鸡巴插入,然后对着芭乐「刚才是你先干逼,一人一次,这次轮到我,这样公平吧?」芭乐为逞一时快,只能生着闷气的看着铁龟爽的干逼「对! 公平!应该的」好在铁龟的鸡巴不太大,抽插了五、六十下,妈妈渐渐有了快感,唅着芭乐鸡巴的嘴,也不时发出「嗯~嗯哼~嗯嗯~」的呻吟声。铁龟干了一会,想起刚才阿雄插屁眼的爽劲,不由得也想一试,因此趁鸡巴出小逼的时候,把鸡巴对准妈妈屁眼一下用力插入,这样又抽插了三 十多下,虽然感到妈妈的屁眼真的夹的很紧,可好像不如干逼来的有趣,因此又把鸡巴抽出,继续插向小逼。 芭乐见铁龟利用干逼的机会,抢先插弄屁眼,本来想抗议,让为屁眼也该由他先来,但是见到铁龟已经插入,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这时见铁龟才干没几下,就抽出鸡巴,何不趁机玩三P,因此提议「喂!兄弟」然后以手扎昆了个三字。铁龟似乎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后,芭乐就把鸡巴从 妈妈的嘴中抽出,三人改变姿势。铁龟因要插逼,所以躺在地上,芭乐让妈妈面对铁龟,套住鸡巴的坐在他身上后,芭乐再把妈妈的身体向下压,露出屁眼,自己就从后方插入。已经被玩的神志不清的妈妈,第一次这样受二根鸡巴前后夹击,也根本不知反抗,还随着二个人慢慢的抽插,妈妈 也开始有了快感,而芭乐与铁龟因为也是第一次玩这种「嬲」的三P淫戏,倍感刺激,两人干了一百多下,终於也累的「「哦~哦哦~哦~」的分别在妈妈的小逼、屁眼里射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