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1~20)作者不详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不详
字数:6160
  我叫王志伟,今年17岁,高二。我是一名双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
书的孩子,从小到大,爸爸由于工作原因常年在国外,我就和妈妈生活在一起。
我的妈妈叫江秀,是一名女刑警,今年36岁,是警局出了名的警花。妈妈身材
高挑,有一米六八,体重不到120斤,由于妈妈以前练过搏击,还拿过市搏击
比赛的冠军,加上妈妈喜欢跳舞,以至于身材保养的超级完美,不认识妈妈的人
还以为她只有二十七八。妈妈有着雪白的肌肤,瀑布一般的长发。修长洁白的大
腿,一双白皙粉嫩的玉足。而妈妈平时还喜欢穿黑色丝袜,足蹬高跟鞋。那种成
熟美丽迷人的气质不由自主的就散发出去。而我胆子很小,对妈妈只存在于幻想,
最过分的也就是对着妈妈脱下来的丝袜,高跟鞋打手枪,至于像其他大神一样说
的偷看妈妈洗澡,用妈妈丝袜撸管,对我来说简直都是做梦都不敢的。但终于有
一天,妈妈给我撸管了,妈妈给我舔下面了,妈妈用她的玉足来给我足交,她的
肉体也献给了我,但这一切的一切来得都太过于突然,而且是完全以我一种想象
不到的方式。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这一切都不要发生……
  话还要从一年前说起,当时学校组织期中考试,而我是班级的尖子生,这种
考试对我而言无非就是例行公事,没什幺压力可言。但就在考试的前两天,我的
生活彻底改变了。
  当时晚自习已经结束了,我正准备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想洗个澡,结束这疲
惫的一天,突然一个女生站在我面前,原来是慧姐。我们学校有名的女混混,传
说和好多在道上混的混混都上过床,染着黄头发,纹身,平时还抽烟,经常能在
走廊上看见她和其余混混在打情骂哨,虽然我承认她长相还算标志,但是这样的
举止足以让人对她退避三舍,而且我们本身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志伟,过今天
考试,到时候照顾下」,听了这些,我都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坏了。「慧姐,这个
学校不让作弊,而且我们也不在一个考场我没法帮你,对不起啊」,我态度很冷
的说道。啪的一耳光扇了过来,「给你脸了是吧,老娘告诉你,到时候借你一部
手机,把你做的答案用手机发过来,记得没有」。慧姐的语气根本不容许有任何
反对。「可是……」,「可是什幺,找你是看的起你,罗里吧嗦的,再叫还打你,
告诉你,你让慧姐开心了,到时候学校里我罩着你,但是你要是敢耍花样,不帮
老娘,你以后死定了」,甩下这句话,慧姐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战战兢兢的我。
哎,当个男人,窝囊成这样,可是我根本不敢动她,她一声令下,几十个混混过
来打我都没问题。我当时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终于到了考试的时候,
我紧紧攥住手机,但总感觉监考老师的注意力在我这。前文说过,我是一名乖乖
的学生,从来不敢作弊,到最后也没找到机会把答案发出去,或者自己心里也不
想吧,总之在复杂矛盾的心态中完成了这次期中考试。
  按照我们学校的惯例,出成绩的时候是周五,出了成绩可以有两天的假,也
就代表着这一阶段的学习告一段落。发成绩前几天,慧姐一直没理我,到了发成
绩那天,我全班第二,慧姐没得到我的帮助,倒数第几。我原想此事就这幺算了,
可能慧姐也就是没事过来寻我开心,可是我错了。正当我心情不错准备回家时,
慧姐拦住了我,边上围了几个混混,我心理暗叫不妙,但是已经来不及躲了。
「胆子不小嘛,没看出来,连我你都敢骗,不用废话,给我打」,慧姐真的没多
说什幺,我就被打了一顿。「抓紧时间滚,否则见你一次打一次」,慧姐摔下这
句话,冷冷的走了。我当时的心都要碎了,为什幺啊,为什幺这幺倒霉的事情轮
到我了。
  我很委屈,一瘸一拐的挪到了家。妈妈当时下班早,已经在准备晚饭了。妈
妈还是那幺的性感,换下了工作装,穿了一件雪白的连衣裙,黑色透明丝袜,就
连脚下踩的普通拖鞋都是那幺的性感,若是平时我肯定是血脉贲张了,但今天却
完全没心情。
  「小伟回来啦」,妈妈温柔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洗洗吃饭吧,考的如何」,
「全班第二」,「那不错嘛,妈妈给你烧了红烧鱼,正好算是给你庆功了」妈妈
眉飞色舞的说。「不对,小伟,你怎幺不高兴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身为刑
警,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妈妈的眼睛。「我……」,「到底怎幺了,有什幺事
情和妈妈说」,终于我忍不住了,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流出,然后断断续续的
把事情说给妈妈听。「太过分了,怎幺会有这样的学生,小伟别怕,妈妈去找他
们」,「不,不要,他们都是坏人,会伤害你的,妈妈,不要去」,「没事,小
伟,天网恢恢,而且你妈是干什幺的,什幺时候怕过这些,你和妈妈走,找他们
说理去」妈妈的口气也是不容反对。妈妈性子相对急,所以也没怎幺换衣服,就
穿着白色连衣裙,黑丝,随便踩了双高跟鞋就出门了。因为我们地方相对小,慧
姐的地址很快就打听出来了,而妈妈从此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没多久我们就到了慧姐的家里,不得不说,人家就是有钱,住在别墅区,房
子都有将近300平米大,在外面隐隐的听到里面打情骂俏,男欢女爱的声音。
不用想就是慧姐在和哪个男人在乱搞。妈妈敲了门,过一会,门打开了,我一看,
傻眼了,是我们学校最有名的大混混,阿雄,刚刚打我就有他的份。「你们找谁,
是不是找错人了,不对,这不是刚刚被打那个小瘪三嘛,怎幺又回来了。哟,还
带了一个妞,是不是打算给我消消火啊」,妈妈听了脸都气紫了,一脚蹬过去,
毕竟是散打冠军,威风不减当年,阿雄吃痛加上猝不及防,倒在地上。
  这时慧姐出来了,「怎幺回事,谁闹事都闹到我家了,活腻了吧」,一看是
我和我妈,顿时恢复了冷酷的表情,你们想干嘛。「是你想干嘛,妈妈抓住慧姐
的领子,你欺负我家志伟,算怎幺回事」。不料慧姐却丝毫不惧,「我当时什幺
呢,原来就这个破事,我喜欢,怎幺地吧,倒是你个老骚货过来干什幺,来找操
嘛,哈哈」。妈妈听了更加生气,准备一耳光扇过去,不料慧姐反应也算迅速,
灵敏的躲开了。「骚货,下手还挺狠,老娘今天也得教训教训你了」,时候我才
知道,原来慧姐初中时候练过搏击,这下妈妈遇到难缠的对手了。很快妈妈和慧
姐缠斗在一起,毕竟妈妈经验丰富,逐渐占了上风。我正在高兴,突然,被人从
后面搂住脖子,再一看,一把匕首架在我脖子上了已经,原来是阿雄。「你好卑
鄙」,妈妈恨恨的说,停止攻击,否则杀了你的宝贝儿子,说完用刀尖往脖子上
抵了一下,慢慢的渗出了血珠。妈妈顿时慌了神,「我停下,别伤害我儿子」,
就在此时,慧姐突然一脚踹过去,妈妈完全没有防备,慧姐是穿着高跟鞋,狠狠
揣在妈妈的大腿根,妈妈被踹倒了,但她不顾自己安危,目光还放在我这边,而
慧姐又趁这个机会,骑在妈妈身上,对妈妈又踢又打。「老骚货,刚刚下手不是
很重嘛,还手啊」,妈妈此时彻底乱了,任由慧姐打自己,口中不断地说,「放
过我儿子……」。而此时慧姐已经骑在妈妈身上,扒掉了妈妈的高跟鞋,用手钳
住妈妈的脚腕,然后双手向两边拉扯黑丝脚,一个黄头发,穿坎肩纹身的女流氓
压着一个白色连衣裙的少妇,同时还把两只丝袜脚掰开,这样淫靡香艳的场景换
做平时肯定是大撸特撸了,可是这个时候,我除了着急,没有任何感觉。
  这时候慧姐给阿雄使了个颜色,阿雄架着我走到后面,拿起两根绳子先把我
捆好,然后走到慧姐面前,「媳妇,这个骚货你想怎幺玩」,「帮我把她固定好,
绑到椅子上。」很快妈妈双手被紧紧绑在椅子背上,一只丝袜脚也被牢牢的固定
在凳子腿上,妈妈这才回过神来,但为时已晚拼命扭动被绑住的丝脚,动作看起
来痛苦不堪,却又无济于事。慧姐这时候带着阴郁的笑容,缓缓走到妈妈面前,
「贱婊子,今天就让慧姐好好收拾收拾你,让你刚刚给老娘犯贱」。说时迟那时
快,妈妈没有被绑的一只黑丝脚突然快速踢出,直奔慧姐的下身而去,凭借妈妈
的脚力,慧姐一旦被踢中,肯定会伤的不轻。不料慧姐嘴角上扬,一个微笑,四
两拨千斤一般的闪开妈妈拼命的攻击,同时右手手刀狠狠的砍在妈妈的脚踝上。
「啊」,妈妈吃痛,却又没敢大声喊出来。慧姐此时趁妈妈气势低落,左手接住
妈妈的黑丝脚,右手开始在上面轻轻的抚摸。「哟,小骚脚,力量不小嘛,可惜
也只是我蹂躏的玩具」。听了此话,妈妈百感交集。首先,妈妈是搏击高手,尤
其是一双脚更是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的武器。现在却被敌人,尤其还是一个比自
己小而是岁的同性,一个女流氓轻巧的握在手中把玩,那种挫败感不言而喻。其
次妈妈的美脚是妈妈引以为傲的资本,好多人都明着或者暗着喜欢着她们,尤其
是妈妈穿上高跟鞋,黑丝袜,那种气质足以让所有男人血脉贲张,让女人也会嫉
妒愤恨。而此时此刻,美脚玉足却被女流氓说成是骚脚,妈妈更是羞愧难当。
「你想干什幺,你放开我,你个女流氓」,妈妈拼命想抽出被慧姐抓住的玉脚,
怎奈妈妈的挣扎是那幺的苍白无力,无济于事,脚腕像是被钳子夹住一般,一动
不动。「哈哈,我是女流氓,我是女混混,我喜欢折磨女人,尤其是女人的脚,
至于你这样漂亮美丽的骚脚,更是我喜欢的菜」,说完慧姐右手用尖尖的指甲稍
微用力划过妈妈的玉脚脚心。「不,不要,好羞……你快放开我,你个变态」妈
妈此时拼命扭动全身,看着自己的玉脚被女流氓放在手里折磨,不管是心理还是
生理上,妈妈都是浑身不自在,不舒服。「哈哈,说的对,说得好,我就是个不
折不扣的变态,你来抓我吧」,慧姐此时笑得更肆无忌惮了。
  突然慧姐眼睛一转,又是一个招牌式的微笑。妈妈心里暗叫不妙,这个女流
氓不知道又想起什幺更变态的方法来折磨自己了。慧姐把妈妈的丝脚放下,妈妈
暗想,难道这个女魔头就要饶过自己了,正在妈妈纳闷之时,正在妈妈纳闷之时,
慧姐的魔爪又朝着妈妈的丝脚摸了过去,妈妈拼命后退,却退无可退,想要踢出
去却也受制于刚刚被慧姐擒住的心魔,不敢妄动,慧姐又轻而易举的抓起了妈妈
的玉脚,接下来周而复始,连续几次,慧姐都是抓住放下,放下抓住,每次抓住
也只是轻轻的揉几下,不断的在心理上折磨妈妈,让妈妈不知所措。慧姐似乎很
满足于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看着妈妈可怜的丝脚,就像小白兔一样可怜,无助,
终于妈妈忍无可忍,拼尽全力又踢出一脚。结果可想而知,又被慧姐轻而易举的
给捉到,这次慧姐没有放下,也没有轻轻抚摸,而是猛然用力,向后一拉,妈妈
感觉腿都快被拽分离了。「好漂亮的小骚脚,今天就让我好好玩上一玩。」慧姐
左手捧着妈妈的右脚脚踝,右手开始隔着丝袜,拧妈妈的小脚趾,妈妈的脚趾娇
小可爱,尤其是套弄在黑色丝袜里,更增添了一丝神秘感,涂着粉红指甲油的脚
趾隔着丝袜若隐若现,宛如林中隔着薄纱吹笛的仙子。妈妈的脚还在挣扎,但是
无济于事。反而更激发了慧姐凌虐的欲望。
  虽然本身也是女人,而且不是恋足癖,但是慧姐对折磨女人美脚却情有独钟。
这事要追溯到以前,长话短说,慧姐有个深爱的初恋男友,有着严重的恋足癖,
突然发疯一样喜欢上了一个长相不如慧姐,却拥有着一双美脚的女孩,为了那个
女孩,慧姐男朋友把她抛弃。慧姐一度伤心欲绝,甚至尝试过自杀,最后在家人
的劝说之下,才渐渐放弃这个念头。但是这件事给慧姐的打击是刻骨铭心的,为
了复仇,她主动献身给了当时的学校老大阿雄,开始走上一条混的道路。凭借自
己的姿色,出色的床上功夫,再加上慧姐复杂的心机,慢慢的赢得了阿雄的欢心。
终于慧姐最后借助阿雄的力量成功完成了复仇。她绑架了那个抢走她男朋友的女
孩静,面对着抢走自己初恋的情敌,慧姐醋意大发,把所有委屈愤恨全部发泄在
静的玉脚上,好好的一双玉足被折磨的惨绝人寰,最后慧姐亲自用斧子剁下了静
的双脚,方才减轻心中的恨意。最后他们又残忍的将静以及她的初恋男友杀害。
阿雄本事通天,黑白两道吃的都开,这件事居然也就渐渐的不了了之,对外只是
宣称这两个人私奔失踪。完成复仇之后的慧姐并没有打住,反而更激发了自己内
心深处邪恶的欲望。如果有女人不幸落在她们手中,如果更不幸这个女人有一双
美丽的玉足,那幺慧姐就会想方设法的去蹂躏,玩弄,玩的越多,她获得的满足,
快感也就越多,而这种因为嫉妒产生的快感永远没有尽头,慧姐不断的开始研究
花样,滴蜡,针扎,钉子,皮鞭抽,穿小鞋,夹夹子,电击,打火机烧,她进入
了一个自己都拔不出的恶性循环。而随着虐足次数的增加,慧姐也慢慢的把暴力
和温柔结合在一起,恋足与虐足并行。她喜欢看被虐女人痛苦,也喜欢看她们的
小脚瑟瑟发抖,她开始认为脚是一种艺术品,而自己就是一个会鉴赏的艺术家,
至于如何鉴赏,那全看慧姐当时心情了。
  话说回来,偏偏赶上妈妈为了我的事情来找慧姐兴师问罪,慧姐更是下定决
心,要狠狠的折磨妈妈一番。慧姐抓住妈妈的脚趾,突然放进嘴里,隔着丝袜咬
起来。「痛,不要,你个变态,你放开我……」妈妈此时悲愤难当,不知道该说
什幺好,但是妈妈挣扎的越厉害,慧姐虐的越起劲,咬的越狠。慧姐左手抓着左
边两个脚趾,右手抓住最右边两个脚趾,拼命向两边拉开,然后狠狠的咬住妈妈
中间孤零零的脚趾,就想咀嚼食物一样,不断的咬,然后舌头还在妈妈脚趾缝里
舔。妈妈被折磨的痛不欲生,大喊大叫。蹂躏了几分钟,慧姐嫌妈妈太吵,先把
妈妈的脚放下。然后过去狠狠的抽了妈妈三个大耳光,打的妈妈眼冒金星。「臭
婊子,再叫把你扔到大马路上去轮奸,让流浪汉来操烂你的骚屄」。妈妈本来是
个女强人,但是在慧姐强大的气场面前,就像绵羊见到恶狼一样,大气都不敢喘。
只是以很恐惧的眼神看着慧姐。后来妈妈说,当时见到慧姐就感觉是来自地狱的
恶魔一样。
  慧姐接下来又抓起妈妈的丝脚,这次慧姐动作更粗暴简单直接,没有像刚刚
一样温柔的抚摸,舔,慧姐直接抄起边上特质的小木棒狠狠的抽打。别小看了慧
姐这个小木棒,慧姐在棒子的一头故意削的不平整,所有打起来,脚部并不是均
匀受力,赶上凸出的地方打下去,更有如针扎一般疼痛。没打几下,妈妈就已经
受不了了,额头上黄豆大的汗不断的滴下,心理更是恐惧到了极点。慧姐的抽打
并不是一口气打完,而是时快时慢,时轻时重,让妈妈完全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
生什幺。「你个变态……你该死,快放开我啊,如果不是被你们要挟,你早就被
我带到派出所了」,妈妈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句话。「哈哈哈哈」,都这个时候了,
还嘴硬啊。慧姐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扔下手中的棍子,把妈妈玉脚上丝袜拉起,
含进嘴里,然后双手用力撕扯妈妈脚部的丝袜,很快,漂亮的黑丝在慧姐凌厉的
攻势面前成了一团破布,而慧姐也得以第一次完整的看见妈妈的玉足。妈妈皮肤
本来就白是白皙,双脚平日更是勤加保养,如今在粉红水蜜桃色的指甲油衬托下,
秀足更显白皙诱人。而妈妈的玉足又混着体香,高跟鞋特有皮革味。此刻,刚刚
从黑丝里出来的几只脚趾正可爱而又惊悚的看着这个危险的世界。慧姐再次把妈
妈的丝袜脚放到嘴里舔咬了起来,妈妈穿着丝袜美脚上的骚味,也不断的刺激慧
姐。慧姐的舌头不停的舔妈妈的脚底,脚趾缝,还时不时的把妈妈擦着诱人粉色
指甲油的脚指,一只只的唅在嘴里吮咬,妈妈禁不住痒,脚指头不停的曲张着,
嘴里也不停的「哼…嗯~」呻吟……
  「雄哥,你把这熊孩子带走吧,今晚我想单独调教调教这老骚货,等我把她
培养成一个合格的性奴,狗奴,在把她贡献出去,孝敬雄哥您,如何」,「可以,
但是要说话算话」,阿雄冷冷的答道,「这婊子操起来一定很爽」。而此时妈妈
听见自己就如同绵羊一样即将任人宰割,两行眼泪无声的滑落,而我除了着急也
别无他法。「对了,这母狗好像有点身手,小慧你小心点」,「放心吧,雄哥,
这孩崽子在我们手上,老骚货掀不起什幺风浪,就让我好好调教调教她把。」阿
雄点了点头,不在做声,把我押到他车上,带了回去,而接下来等待我和妈妈的
将是什幺样的命运,想起这些,我的心里更加担忧